喜乐dmz🌴

常应常静常清静灵

白起×ä½  本文虐 白起虐你玻璃渣一次吃个够



你坐在星巴克靠窗的位置上。面前摆着一杯咖啡明晃晃的太阳刺的眼睛生疼可你就是不愿离开,咖啡旁边放着你经常采生用的速写本。

已经是下午三点了白起还是没有来,你昨天和他约好的是下午两点文化广场旁的星巴克见,你已经做好向他告白准备一切你都已经布置好,你知道这里每当周六会放一天的情歌你也知道周六的有他最爱喝的蜜桃乌龙茶………当然你最喜欢的就是每当晴天的时候下午两点到三点之间这个靠窗的位置就会被阳光铺满,所以一切都是你设计好的。

可你独独算露了白起,你和他在微信上却定时间的时候唯独没有想到他喜欢了这么多年的女孩会在这天找他。已经下午四点了白起迟到了两个小时你知道他一向很准时除非有什么特别是事情,你已经喝了两杯咖啡速写本画了十几张,他才迟迟的推门进来四处张望的找你所在的位置然后向你走来,然后轻松的喘着气用带着歉意的声音对你说道。

“对不起,我迟到了。我刚刚进来没仔细看以为你走了呢”

你微微的一笑正准备向前台要一杯乌龙茶的时候他拦住了你说不用了。你愣了一下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你盯着他看过了一会子兴许是他被你看的有些不太好意思就开口问你。

“你今天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你搅拌了一下咖啡眼睛盯着杯子然后举杯送到自己嘴上抿了一口撇了撇嘴,杯子放到桌子上的时候发出了咔哒一声然后你抬头对着白起说。

“你知道我找你来是对你说什么”

白起听到你的话眼睛稍微有点出神,然后眨了一下把眼睛挪到了别的地方说。

“嗯”

“我喜欢你!”

你的声音不大稍微有些颤抖但正正好好两人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抱歉,我刚刚有些出神你说了什么?”

“白起,你不要装傻你听到了的,我只要回答。”

你盯着白起的眼睛语气比刚刚强硬了一点只不过带了点哽咽,你硬着头皮的向白起要他的回答。

时间像静止了一样,但静止只有你们两个过了一会儿,白起叹了口气对上你的眼睛然后开口回答道。

“抱歉,我有喜欢的人了”

你没说话但是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你别过头看向窗外,看到了那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生。她站在银杏树下阳光打在树上的影子正好印在她身上像是给她镀了层金边,你的思绪飞向了天边你想到了以前,白起当兵回来的时候去参加警察招编考试那是你第一次遇见他,他的实战考试是第一名之后他顺利的进入警局,参加任务。

你为了接近他,想办法调到他们组当后勤你一次次给他包扎伤口,你以为你们俩的感情比其他女生厚你觉得你能感化他直到他遇到了那个女生,那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生。当你问起白起那个女生是谁的时候白起的脸总是先回温和下来之后眼睛温柔的不像话,用着你生平第一次听到他最温柔的语气说。

“一个认识的丫头”

那时你的心就好像在滴血,之后的白起一次次破例一次次的出任务之后第一个电话,一次次的出现那像含着水一样的温柔的眼睛都是为了那个女生。你为白起包扎伤口的时候听着白起对电话那头的人用着温柔的语气,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但眼睛却弯成了月牙,然后他开口道。

“悠然……等我回来”

然后便拿起他的牛仔褂,头也不回的出了医疗室你坐在病床旁边的看护板凳上,盯着手里的酒精棉和绷带那是你平生第一次但你却看不到的表情那个表情悲伤的让人心疼。

你的思绪被坐在你对面的白起用声音唤了回来。

“##?##?##!?”

你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白起他似乎有些着急,不停地在看手机。你明白过来他要去找她你开口道。

“我知道了,不好意思是我唐突了”

白起愣了一下然后抬头对着你说。

“没关系,我们就当今天什么都没发生,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嗯,走吧”

白起站起身来,转身走出了星巴克的门。他的背影真像那天他在医务室头也不回的走出去一样。

你转头从窗户里看着白起走向那个女生,然后牵起她的手吻了吻手背那个女生有点害羞的开口在讲些什么你听不到。然后你看着他们俩缓缓的走远了。

你回过头来看着眼前所剩无几的咖啡笑的那么吃力,你用双手捂着脸眼泪不停的从眼睛里流出流到手心流到指缝,再从指缝渗出路人看着你用尽全力的忍着都不敢上前询问你怎么了。

你用颤抖的手从包里拿出纸巾擦拭脸上的眼泪,看着已经接近天黑的外面已经灯火通明。

你不用抱歉,你什么错都没有我们只不过是恰好在你遇见心动的女生的时候那个人恰好不是我。

你也只是恰好不爱我而已。

团扇的手柄多以木、竹、骨等材料精雕细琢制作,用扇坠、流苏、玉器等做装饰,扇面或以书墨或以刺绣,入字入画,使人赏心悦目,给人以美的享受。

尘烟江湖

十三章林图安

得安收到王依山的信以是江南四月天了,清明刚过院子里下完了一场雨,积水称的院子格外的绿。得安只记得那天同王依山谈完话之后他便动身去了红山这一去便是小半个月,得安自己也以习惯这种生活本以为王依山忘了自己谁知今天便让那肥鸽子送来了信:得安收,雍不知已经进了皇宫,不日
                      你即可出发,寻得翠绿阁的柳依姑娘
                      见了她给她你随身玉配她便会
                      知道如何去做。
得安低头看了看王依山送自己的汉白玉雕的山水玉佩心里很是不舍,想想自己刚下山时没有一个认识的人随处漂泊流荡,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恍惚中好像又看到了那个问他是否愿意跟着他闯江湖的男子。

得安起身让丫鬟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便骑着马上路了回头看看这大宅子看看为他践行的丫鬟脸上满是不舍扭头挥鞭赶去京城,得安自己也想不到这一去便在没回来过。天色渐晚得安便停下生火准备在这将就一宿一边烤着刚逮的兔子一边心里算着时间,应该还有明天一天就能赶到京城。火堆烤着兔子也烤着得安发抖的身子渐渐暖和起来,得安一边吃着烤兔子就又想起了以前想起了王依山告诉自己。
“得安,人是个可怕的东西不要太过于相信自己身边的人不然你会死的很惨”
“连你也不要相信吗?”
王依山愣了愣随即淡淡的笑了一下叹了口气。
“对!连我也不要相信”
“为什么?”
突然来的陌生气息打断了得安的回忆,得安慢慢的用眼睛扫过那陌生气息所隐藏的地方。
“出来吧”

得安用棍子戳了戳火堆,火堆的火更加旺盛了。旁边的灌木从发出了响声便走出了一人。得安抬眼仔细的打量这人,这人穿了件深紫的衣袍袍子从下往上是用淡紫的金丝绣的竹子手里拿了把佩剑,得安在抬头往上瞧这人凤阳薄唇肤色病态的白眼窝微微有点凹陷进去,这人头发也是用深紫的发带束起别了个翠绿的发簪。得安突然发现这人腰间别了块用独山玉雕的皇字玉佩。
“朝廷的人!来这穷山僻壤作甚”
“呵,潮汐阁的人倒是挺会认人的”
这男子往前走,坐到了得安的身边歪头看了看得安说道。
“不接触还不知道,潮汐阁的人原来都如此女气”
得安抿嘴笑了笑并没有恼怒,火光称的得安的脸更加妖孽了再加上得安的一笑好似在撒娇一样。
“你是谁”
得安轻声的开口问道,声音像人一般也是如此妖孽再加上轻声细语让人酥了骨头。
“林图安”
这男子也不觉得轻声起来,看眼前这般妖孽的人就算是男子也下了心去如此的嘲讽他。

“林图安?依山说过像我这种人注定得死在朝廷手上,没想到来的这样快”
“你倒是心知肚明”
林图安看着眼前这男子的脸,心里突然有点异样的感觉突然想起自己当年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
“哈哈哈哈哈哈哈,林图安你这么直接好吗?!”
得安突然用衣袖掩着脸,眼睛颠怨的得看着林图安笑的停不下来,得安自己都不知道他这眼神有多勾人就连王依山自己都不可幸免,所幸林图安以前见过不少绝色如今也只是微微的有点恼气。
“我知道你是谁,你叫得安你身后人是王依山。你来京城是为了什么我也知道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耐性”

得安微微偏过头眼睛塌下看向地面叹了口气,缓缓的叹口气抬眼瞧着这被火称的肤色更苍白的人道。
“你能知道我,也就知道雍不知对吧。”
林图安听到得安这样说,便点了点头。
“依山说过,我出谷便是因为这事所以不着急,我有的是时间”
林图安皱了眉头放下了得安的衣领转身坐到原来的地方伸手捡柴丢到了火堆了一瞬间火星四射。
“李青平现在外游历得有几日不能回到京城,你我目的一样都是为了除掉李清平,所以我们暂时还不是敌人”林图安缓缓的说道。
得安微微一笑算是默认,转身躺在地上铺好的地铺闭眼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