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乐dmz🌴

常应常静常清静灵

尘烟江湖

第十二章  澹台云青。
是夜。无风,月明星稀。

澹台尘烟一身黑衣劲装眉峰冷峻,腰间系赤玉琉璃佩挂青铜冶金龙纹剑鞘,脚踩面绣飞鱼浪纹靴,眉目之间顾盼生辉,蓄意之下略施的粉黛更显得英姿飒爽。她取一束红绳系发,略略留下几缕青丝在耳畔。尘仰躺榻上假意读书,目光却斜斜地瞥了过来紧盯着她举动。澹台尘烟对镜自顾自收拾衣着发饰不去理会他目光,几番下来,到底还是尘沉不住气率先开口。
“你这幅打扮是要去哪里?明日便是武林大赛,你还不关心关心正事?”语气之中有自己都没发现的闷闷不乐。
“这你不用担心。我自有这般打扮的道理。”澹台尘烟未曾听出他语气生硬,此一行关乎成败,非如此不可。她满心都是自己私下里暗暗谋划地计划,哪有那个闲心。
钟尘自与澹台尘烟相识以来,每每入眼她皆一身淡色衣袍,秀发不束不挽散在身后腰间从不去骨笛骨扇,五官更是少有的不施粉黛素净清雅。如今一身潇洒不让须眉,让尘忍不住借着遮挡目光向澹台尘烟这里飘来。“今日你且好生休息,我出城有些事情要做。我若是酉时还未回来,你便让小二送些吃食,不必等我。”澹台尘烟最后理理衣袍,手不自觉的抚上腰间只摸到一手冰凉的玉石。尘烟沉了沉眼眸,强迫自己不再多想。

“这儿今个有点冷清。”
李长财是这十里八村出了名的官役,虽然干的只是守城门的活,但是李长财心里有偷偷给自己一个小小的目标:攒够银子把乡下的老母亲妻子接过来。别看他只是这一个小小的守城官吏,这里面来来往往的油水可多着呢。对他而言,这出入城的人越多越好,尤其是赶路的商人耽搁不起时间。可今个……李长财私心里想着。

城门处烈日炎炎,几个被拦下的来往行人聚成一堆蹲在树荫下喧嚷,地上还摔着几个西瓜。守城的官役一心向财故意拖延时间,几个年轻的后生耐不住气在旁边骂骂咧咧被同村的长辈劝了回去。澹台尘烟素手执伞,站在城门口倒是不急,她此行的目标就在这城门。澹台尘烟正低头思索着,城门口从外传来一阵马蹄声,城墙大开几个管门的官役慌忙杂乱的站成一排,有一个还偷偷的用手抚了抚帽子。
只见几个黑衣侍卫骑骘马开道,一架马车缓缓驶过来停在城门口。一双女子的细手挑开车窗的嫩绿色窗帘探出头来,声音脆脆地问前面的侍卫:“怎么停下了?刚刚小姐还说不舒服,想找个客栈休息一下。”
“绿茗姑娘,前面便是泰山山脚。等进了城,就到大少爷的客栈歇息下了”侍卫笑着回道。
“绿茗,莫要打扰他们休息。你快回来。”少女阳光明媚的声音的声音在马车里响起,绿茗大大方方地对侍卫笑了笑,转身又钻进了马车里。
“小姐在心急些什么?大少爷就在这城内还能跑了不成?不过啊……这楚家二少可不一定了。哎呦喂……小姐你轻点……疼”
马车里隐隐地传来几句打趣声,澹台尘烟故意冷眼经过马车几次。她暗暗瞥了一眼刚刚那个侍卫,撑伞离去。
该做的她已经做了,只等着明日的结果。

尘跟在澹台尘烟的身后踏进了武林盟。
澹台尘烟到的时候,武林盟大弟子青竹正在门口接待各位江湖侠客看到她赶紧迎了上来。虽说江湖榜上前十的各位几乎不会上比武台,但来不来参加就是一种摆在明面上的态度。这种江湖暗地里的规矩,谁都知道也没有人会去触碰。青竹命小师弟领着澹台尘烟去往前厅入座,青竹这小师弟是武林盟盟主的小儿子,自幼受得一身宠爱。不过幸得武林盟规矩森严,盟主宠而不溺。如今这位少年虽还是面带稚气,但是眉目间假装老成,活泼严谨,少年稳重在他身上表现的一字不差。如今武林盟虽仍出任每代武林盟主,但江湖榜前十已经好久未有一席之地。如此长久下去,盟主之位宛如滚滚波涛中的一粒舟子,稍有不测恐难维系。武林盟内虽众人口头不提,但大多都心知肚明。如今青竹让小师弟带澹台尘烟入座,实则别有用心,这点澹台尘烟心神领会但装作全然不知。
“澹台姑娘,前面就是前厅——这次武林大赛的擂台。澹台姑娘请跟我来,从此处上阁楼便好”少年眉眼明媚,说话的语气故作成熟老道,实在是可爱的让人想忍不住掐他一把脸。
“多谢这位侠士,有劳了。”澹台尘烟虚虚行了一礼,跟在这位少年身后。
“你叫我什么?”少年侧过身子指了指自己的脸,“盟里的人大多都叫我小师弟,师父师母叫我彦儿,外来的人叫我公子。你是第一个叫我侠士的”少年兴高采烈地盯着澹台尘烟,笑嘻嘻地等着她回答。
“小心,你还是注意安全是好”少年褪去了那一身成熟老道的外表,自由烂漫的少年心性便体现出来。澹台尘烟看他背对着走向楼梯,不觉心中一慌伸出手虚扶了一把。
“无妨!这个楼梯我今日都不知道走多少次了!”少年转身挑起帘子,带澹台尘烟入席。“就委屈姑娘在此观看了,若有事使派个小厮唤我就行”
“多谢。叨扰了”
少年离去之后,尘用剑鞘戳了戳尘烟的后腰。“何事?”澹台尘烟推开窗子沉眸看着楼下过客仿佛静待着什么人。“没,没什么。”尘走近过去,立在尘烟身后同她一起看着楼下。“那不是钟无非么?今天看来怎么如此憔悴的不成样子?”尘像是发现了什么,用眼神示意澹台尘烟。“你看什么?赶紧收拾收拾,等下你亲自去体验这个擂台的时侯让你看个够。”澹台尘烟转身拿过骨扇敲尘的脑勺,挑眼看向帘外。
“公子请!”挑起的珠帘发出清脆的响声,澹台尘烟的阁楼位置正靠近楼梯,来来往往的人方便她看的一清二楚。正好,这会儿话音未落,钟无非的身影便衬着帘子显露出来。虽才两日未见,澹台尘烟都无法确信眼前这人是钟无非。只见他骨骼消瘦,整个脸颊都几乎要陷进肉里,他神情憔悴,下巴处零零落落出现了几把胡茬,脚步发虚,眼皮发青,整个人仿佛刚刚大病一场。钟无非被几个贴身小厮扶着走过来身后跟着澹台尘烟那日看到的女子,钟无非抬眼不经意间瞥见了澹台尘烟的腰佩,神情恍惚,口中喃喃道“云青?云青?”
只见那女子扶住了钟无非,微微一礼:“云君妹妹好久不见,你无非兄长近日初惹风寒还请你莫要见怪。”“无妨。不如早点扶无非兄长入席歇息”那女子仿佛有些惧怕澹台尘烟,将钟无非交于小厮搀扶着之后急忙回到座位入席。
钟无非虽整个人虚弱无力、神情憔悴,但好歹意识还算清醒。他被扶着回到主席,脑海里不断抚过刚刚那一瞥,澹台尘烟身上那个腰佩正是当时澹台云青生前最喜欢的配饰。澹台家族被灭门后,自己得到消息便亲自去安葬云青。可当日云青下葬之时,那个腰佩不在身上!难道!云青……不,不可能!钟无非虽心想着不可能死人复活,但想起昨日暗卫给自己禀报的消息:午时城门,澹台云青现!钟无非忍不住深咳了两下,理智虽告诉他不可信,但,他心里也许早就埋了这个盼头!

夏天啊!水啊!一起一起这里那里🎇🎐第五斩

由来将近酒  一杯愁上头

陪小朋友过六一

刚画了一半就被俩二货硬拉出去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