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乐dmz🌴

因为我早已熟悉那一切,熟悉那些,上午,下午和黄昏。

尘烟江湖

第一章:雍不知

我叫雍不知,我今年17了。别问我为什么不成亲不能! 不想! 不允许!! 我所在的地方当地人称之为红山,只因为当时有个村民上山时见到了满山遍 野的红山茶花以及尸体..和我师父。

那时候我才五岁。家里有三个哥哥两个姐姐我是最小的也是最傻的,母亲说我只会发呆什么不都会父亲说我长得丑怕是嫁不出去了,哥哥和姐姐也是什么粗活累活都给我还不允许我告状,我经常会被村头的一家姓刘的孩子欺负他会联合其他孩童一起向我扔石头,吐口水和踩踏我的衣服,母亲也常常对着蜡烛流泪。
“不知啊,不知,你为何生在我们家啊”

不知也不知啊,村里的孩童还为此给我特地编了一首歌谣
                  “不知 不知 傻不知!一问三不知
                  不知 不知 丑不知!嫁谁谁不知”
他们见到我时会围着我转着圈的唱这首歌,直到很多年以后我在见到村头刘家孩子的时候,他哽咽的唱着这首歌谣咽了气。

彼时见到我师父时我才七岁半,那时我正蹲在山底下的小河边洗衣服不知为何那日的衣服格外的多,可能是老天爷给了我和师父的缘分吧。
“哎,小孩儿!洗一次衣服多少钱”
“二两!”
我抬着脸,一脸不屑的伸出俩手指头中气十足的喊道“二两”说完我就后悔了,我都能感觉到这俩手指头在半空中颤抖我怕这女子用她那佩剑砍我的头,慌忙的用手捂着脑袋“两文…两文也行”
我只听见头顶传来这女子的轻笑我便悄悄的露出眼睛瞧她,只见她从那绣着梅花的荷包里掏出银子放到了我旁边的青石上。随后便把身上的披风解开放入了我盛着脏衣物的盆里,这一堆满是污垢的粗布衣服上多了一件锦子织成的披风我都觉得可惜。

不过我只顾着去捡银子生怕这女子后悔,从青石上拿了银子放到眼皮子下一瞧呀!纹银!这女子定是九重天的仙女人间得妖姬。
(哎呀呵,这傻娘们让她给还真给!嘻嘻嘻)
我手里捧着银子抬头仔细的去瞧这女子,眉淡,嘴小,鼻挺一双杏花的眸子兴许是赶路太急了耳边漏了几撮头发被风微微吹动,这女子穿着一身墨白色的衣裙掺杂着竹叶得花纹身上没有过多的饰品只有腕子上带了一只翡翠镯子(一定值钱),身旁放着她的佩剑。我不知怎么回事只知道那日什么都正好风正好,阳光正好,就连被太阳照射在树上打在她脸上的阴影和她身后的小河流水声都正好。

兴许是我瞧的时间太长这女子受不了,我便开口问道。
“你为何来到这个地方啊”
“路过”
“你还要走吗,你这衣服要是这样洗就坏掉了不能穿了”
“你洗便是”
“可是……”
“你那里来的这么多话”
女子好看的眼睛与眉毛拧在一起随手抄起身旁的佩剑哎呀!这下可不是仙女了像夜叉,她看起来气极了我不过只问了这几句话而已她便气成这样人若是这样活着估计不到晚年就先气死了。或许是她太急了吧一会儿便在开口问到。
“小孩儿刚刚是我不对,我来问你这山上可有贼人”
我若不是看在那二两纹银的份儿上定不会理她。
“这山和寻常的山不同,这山没有路旁人上不去。我只记得母亲以前说过有一高人上了山只是没见这高人下来”
“姐姐,你是上山?姐姐你可得三思啊你这般漂亮的人儿断不能把性命送到这里”

这女子没有说话,只是把佩剑放下然后坐到了她身后的石头上发呆,我见她不回话也没有多说我怕她在用剑吓唬我便安安静静得洗衣服。拿着这件锦子织成的披风心里不断地想着可惜这样的衣服再让它在这世间多待会儿吧哎,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啊。过了好大一会儿这女子转过头问我。
“小孩儿,你叫什么?”
“不知”
“我是问你的名字叫什么”
“不知!”
“小孩儿!你莫不是在耍我我是问你的名字”这女子抓起佩剑就要打我我条件反射得抱着脑袋大声说道“我说了啊!我叫不知 雍不知!”
这夜叉楞了一下扑哧的笑了,纤手放下佩剑微微的歪了一下头仔细的瞧了我一会子小嘴微张的说
“雍不知,这是个好名字,人面不知何处去。”
她竟然说我的名字好!我气极了就因为这名字成天不知不知的叫着,我什么都不知道村里人都当我是傻子父亲每天叹气,母亲每天对着蜡烛洗面唉声叹气的“不知啊,你为何不去死啊”

“你是在嘲笑我吗,你也嘲笑我傻嘲笑我不会读书吗!”
这女子听到我这话杏眸张大了一点呆了一下
“你为何这样理解,你的名字确实很好。不知你可知我是谁”
“我在这里待了七年”
“然后呢”
“我一次山也没下过,怎知你是谁!”
夜叉并不介意我这样对她大呼小叫,她的脾气比刚刚好了一点她弯了弯眉毛杏眼弯成了月牙嘴角往上翘
“不知,你切记好我叫黎小山。以后便住在这山上你若是想读书学武,可来这山上寻我”
话音刚落,她便脚尖一点眨眼间的功夫就到了半山腰,连披风都不拿了就这样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站在原地楞了好大一会子,用力的把手里的棒槌扔在地上用脚踩了好几下。
“黎小山你和我耍心眼!你明知这山上没有路还要我来寻你!你是真欺负我不知啊!”
正个山间都回档着不知啊不知啊不知啊!这个声音。

此后我有一月没见到黎小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