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乐dmz🌴

常应常静常清静灵

尘烟江湖

第二章澹台尘烟


冷风。  残月。  无星。

月色如水般晴朗地笼罩着夜。空气中夹杂着血腥味的风从那座被火把照亮的古老宅子中袭来。黑暗中隐约间传出女人的尖叫声,儿童的哭闹声以及人们逃跑时惊慌失措的脚步声,但转瞬之间又变得悄无声息,让人不禁怀疑那声音只是一场错觉。月光打在雪上模模糊糊地映亮了宅匾上两个飘逸的古隶书——澹台。

澹台古宅,书房。

澹台珣依旧独自一人坐在那张梨花木椅之上,面前的书桌上摆放着一套雅致古朴的茶具。澹台珣从容不迫的端起火炉上,为自己再沏上一壶茶水一如当年陪在自己身边的那个人一样。一连串的动作行云流水,不一会儿,澹台珣面前冉起了阵阵茶烟,沁人心脾。澹台珣轻轻的嗅了一口茶烟,满意的将手中的茶壶放在火炉上。他伸出手端起面前的茶杯,品了一口。“嘭!”书房的门被人粗暴的踹开,20多个黑衣人鱼贯而入整整齐齐的排在门两侧。这些黑衣人握着腰间的长刀,上面还有尚未擦拭的血迹。黑人身上的黑色布料在烛光的照耀下显得有些暗红,那是一层层干涸的鲜血染上去的。

这时,从门外走进来个披着披风的中年男子。他脸色苍白神情憔悴,但眼神中有着不可忽视的锐利锋芒。那个男子看向平静品茶的澹台珣,澹台珣放下茶杯,回望着中年男子。开口道,
“别来无恙。”
“真让你失望了,我还活着”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朝廷与江湖向来互不干涉。我们澹台家族就算再有本事,也得罪不到朝廷吧”澹台珣不露声色的绕过那个男子的话。
“看来澹台家主您还真是贵人多忘事,怎么说我也还算个江湖之人。此次前来,只不过为了解决私人恩怨。”
“私人恩怨?我记的,当初那一事之后我们澹台家族与你再无任何关系了吧”
“话是没错,只不过您似乎又忘了一件事”那个男子发出了桀桀的笑声,似乎听到了什么有趣的回答。
“哦?”
“匹夫无罪,怀璧当诛”
“原来如此。哈!我早就该想到的!”但澹台珣自嘲的一笑。“不过你又如何认定,我会告诉你那里的位置”
“但澹台珣你不会真以为我没有办法了吧?”中年男子露出了一个嘲讽的微笑,眼神中尽是蔑视。
澹台珣用手扶着面前的桌角,缓缓的闭上眼睛,仿佛在回忆着什么。良久,澹台珣轻轻地叹了口气。“你为何非要找到那里?难道你现在拥有的还不够吗?”
“我的事与你无关”中年男子收起笑容,转过身子。却又忍不住回过头看了澹台珣一眼,此生今生,只怕再见无望。

“二十四营听令!”中年男子回过头,用手拽下腰间的一块墨色令牌,高高举起。
“是!”所有的黑衣人都齐声跪下,左手搭在腰间的长刀上。
“屠族。烧。”中年男子收回右手,毫不犹豫的跨出书房的大门。这一声令下似乎要将这么多年来的委屈与恨意一同包括其中。那二十四营的黑衣人立即起身,随在中年男子的声音后跟出去。而此时,澹台珣再也支撑不住,鲜血从嘴角流出。

古宅外,大门。

冷风瑟瑟的从远处吹来,那中年男子的披风随着风而鼓动。他举起手中的火把,向门内一扔。瞬间无数只火箭射进澹台府,熊熊的烈火随风而起,燃起一丝古楠木特有的香气。

“尘烟!”忽然间,一声凄烈的叫声在火光遍布的古宅里响起。大雪纷纷而下,一切又归于沉寂。

—————————————————————
澹台尘烟又一次从梦中惊起,梦里灭门景象一次次的浮现。她起身为自己倒了杯茶,如今据澹台家族消失在江湖之上已经整整五年。

澹台尘烟自小就被母亲澹台晚晴送往鬼谷拜鬼谷子为师,习鬼谷骨舞一术。五年前,澹台一族满门皆被仇人所害,唯有澹台尘烟因留在鬼谷之中免逃一难。然而,在她去年因梦魇缠身无法精进修行之时,被鬼谷子所令下山寻仇断缘。当尘烟赶去澹台府遗址在烧焦的祠堂房梁之下看到了被澹台晚晴的衣物压住的族谱,那上面澹台晚晴在最后用自己的血涂抹了尘烟的本名,将她改名澹台尘烟。

从那一刻起,澹台尘烟便开始在这江湖上寻找有关尘烟两字的秘密。今日便是十五,恰逢庙会。先前听人口口相传,这里的寺庙每月十五便会出售一种尘烟签,取自江湖偌大,人人皆为尘烟。澹台尘烟将手里的茶水一饮而尽,客栈外面更夫打更的声音传来。已是五更天,尘烟干脆起身穿上外袍,从怀里拿出骨笛细细擦拭。

窗外日头渐渐升起,街道上早起赶市的小贩也热闹起来。澹台尘烟看了看手里被擦拭了不下十遍的骨笛,叹了口气。每当她心神不宁的时候,总会这样是她在鬼谷这么多年养成的习惯。澹台走出客栈,沿着人少的地方走出城,上山,不知不觉得便走到了那个寺庙。清晨,寺庙的院子里只有几个小和尚在洒扫。澹台尘烟顺着小路,走到了后院。寺庙的后院种着几片桃花,开的轰轰烈烈,撒了一地的落英。满山的红不小心晃了澹台尘烟的眼,她看的入了迷。

“你是何人?误闯此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