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乐dmz🌴

因为我早已熟悉那一切,熟悉那些,上午,下午和黄昏。

尘烟江湖

第四章尘


“你是何人?误闯此地。”

澹台尘烟回头,只见相隔不远的一枝桃花树上侧卧着一位红衣少年。少年手握一墨扇摇的正欢,开的正艳的桃花映着少年的红衣灼伤了尘烟的眼眸,一瞬间尘烟以为自己看到了说书先生文章里的山魅树精。少年眼角含痣,一双上挑的桃花眼勾的人心神不定,眉若翠羽,肌若白雪,丹唇外朗,皓齿内鲜,红衣衬之格外出众。少年已过束发之岁,一束青丝松松散散的扎在脑后,部分散落在胸前更显妖艳。澹台尘烟愣了一下,她虽然自幼养在谷中本就见的生人极少,如此好看而又艳丽的男人更是第一次见,但奈何澹台一族天生华色含光,体美容冶。澹台虽不曾多见外人,但族中能看到的美人还真不算少。澹台尘烟随即一缓神色,沉下眼眸低声行礼道。
“吾名唤澹台尘烟,今日为庙会寻尘烟而来。初入此寺,无意迷途,误扰阁下清静,还望雅涵。”
少年低声暗笑,尘烟这才看到对方右手一直握着一坛浊酒。少年昂头将酒一饮而尽,毫不在意的用手擦了擦嘴角。转头盯着澹台尘烟,眉眼含笑的说到:“你这人可真有趣,你本就名唤尘烟,又何必再寻尘烟?”
澹台尘烟淡然道:“我寻的便是这‘尘烟’二字,正因所寻尘烟,故改名尘烟。在下还不知公子名讳,该如何称呼?”
“我乃这山间桃树枝所化成的精魅,生长于天地之间,聚魂于日月之时,吸收这水木之灵,哪有什么姓名。”少年笑了笑继续道“如今已快辰时,你若是也来求那尘烟签,不如早一点过去候着也省得过一会儿人多杂乱。”
澹台尘烟礼貌一笑,再次拱手行谢礼,“多谢公子提醒,尘烟这就前去前殿等候。”说罢转身沿着来时的路渐渐归去。澹台尘烟身着淡色,远远地望过去是要与这山色融消于一体。
少年盯着澹台尘烟远去的身影,收起嘴角的笑容,面色阴郁。翻身落地收扇,少年手持酒坛不偏不倚地沿着澹台离去的方向在她身后一同下山。

很多年之后,澹台尘烟再回想起这一天。尽管她已经孤身留在江湖许多年,但实际上她比谁都记得更加清楚,清清楚楚地刻在骨子里。

午时,客栈。

客栈外面人声鼎沸,小贩和姑娘们都等着今日的庙会已经好久,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度过,待到夜晚的时候更是会有烟花盛开。姑娘们三五个聚在一起莺莺燕语羞怯地挑选胭脂水粉、金银首饰,小贩们纷纷招呼行人大声宣扬着自己的货物,客栈、食楼的伙计们忙进忙出地迎送客人。午时炎热,就连街头几家向来冷清的茶水铺子也零零散散地坐满了行人。街道上熙熙攘攘,皆为利来利往。
这时窗外喧喧嚷嚷交杂着人声似乎要传了进来,侧耳细听又消失不见。澹台尘烟坐在桌子一侧,手里拿着骨扇有一下没一下地在桌面上敲打着。上午求来的尘烟签零散地扔在桌子另一旁,也不去管它。尘烟收起心绪,正欲起身收拾行礼。这里已经没有了关于“尘烟”二字的线索,再待下去也没有意义。正待起身之时,房顶传来几片瓦片碰撞的响声,一路响至窗外。尘烟收势端坐在桌侧,右手骨扇微张,左手抚上腰间骨笛。只见窗台边人影一闪上午偶遇的那个精魅少年,正坐在澹台对面伸手端起茶壶给自己添了份茶水,少年手中那墨扇正在桌上放的好好的。
“不知阁下为何事所来,还需闯我房屋。”澹台尘烟神色淡然,左手放下,但右手骨扇仍持张开之势。
“澹台姑娘不必如此,我来是为了与你做个交易”
“我还不至于要相信一个自称精魅骗人的人”
“上午的事我先与澹台姑娘你赔不是了,想必澹台姑娘如此的剔透玲珑人怎么可能还看不透我的身份。我今日前来,是为了与你做个关于‘尘烟’的交易”少年闭上眼睛轻轻一笑,无意之中勾人魂魄,神情不慌不忙地便抛出一个筹码。
“关于‘尘烟’二字的消息我有不少,你?能有什么?”澹台尘烟端起面前的水杯抿了一口,右手的骨扇依旧没有合上。
少年听此脸色不变,睁开双眼直视澹台尘烟。虽嘴角带笑,但眼中的锐利不可忽视。“我敢打赌,你不知‘尘烟城’的存在。”
“尘烟城?说来听听”
“我知道你是澹台家族后人,我也知道你寻找‘尘烟’二字是为了复仇。五年前澹台家族被满门屠杀的原因就在这个人手上,我更知道他的目的就是——尘 烟 城 ”
“知道这些并不难,江湖上因此而写的话本都传开了。但,你能有什么和我做交易?”澹台尘烟右手一动,骨扇严丝合缝宛如一只街头最普通的扇子一样在她手里把玩着。
“我能带你找到那个人。”
“谁?”
“林吾。”
“你是谁?”
“尘。也是钟家最不可告人的存在——钟尘”
“那你想要什么?”
尘收起笑容,神情冷峻,咬牙切齿道:“我要钟家从此衰亡,永无翻身之地。我要他们欠我的,都给我一个一个地还回来!”

“啪”的一声,尘的墨扇忽然被打开来。一瞬间窗内的气氛冷冻下来。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