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乐dmz🌴

因为我早已熟悉那一切,熟悉那些,上午,下午和黄昏。

尘烟江湖

第五章   上山

我一睁眼一片漆黑,只觉得马车摇摇晃晃恍惚中听到有人在说话。
“还有一里地就到村里了”
“嗯,抓紧回去吧一路上累死了”
于是我在他们说话时马车慢下来的功夫跳下了车步行回去。

原来天已经蒙蒙亮了,两边的庄家上有清晨的露水空气中一股子泥土的气味我突然心里好舒服我不想回家去,我不知道该怎么向父亲解释我一夜没归家估计姐姐和哥哥还会火上浇油。我硬着头皮走回了家推开院前这扇吱呀叫的门父亲迎声走了出来,父亲的脸绷着眉头能夹死一只苍蝇开口道。
“孩子长大了知道不会家了,偷男人去了吧”
“没有!我只是……”
果然我话还没说完哥哥就打断了。
“肯定是去偷汉子了,要不然怎么一脸发春的样子”
我正想解释父亲的动作就打断了我,父亲随手抄起门旁的洗衣服的棒槌,追着打我。
“我打死你个婊子,天天好吃懒作不干活就算了!还出去偷汉子,你个人人上的贱货!我雍家没你这个不要脸的玩意!”
棒槌随着风打下来了,一下一下打在我身上我只觉得疼极了但是我哭不出来,姐姐在旁边添油加醋的说对!打她天天把衣服给我洗!就知道自己偷懒!母亲在旁边用袖子抹着眼泪儿边叹气的说:作孽啊!老雍家作孽啊!

原来我一夜不回来就是作孽,原来我在父亲眼中是这样一个人。我不在躲父亲的棍子任他一下一下打在我身上,背上,头上。我忽然觉得眼前一湿眼睛有点花,朦胧中见母亲慌忙的扯着父亲说别打了,再打就死了。邻居可能听见母亲的哭声也匆匆赶来拦住了父亲。我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往门口走去。
“你若是…出了这家门就不要回来了。雍家没有你雍不知这个人了”
父亲喘这气的说这这话,我没有理父亲直径的出去了。

我感觉头疼极了,身体发麻。刘家的孩子也不敢上来欺负我了,我记得黎小山的话让我上山寻她。我一步一步的走向山底的那条河我只觉得除了疼外还有轻松。我到山底用我浑身上下仅有的力气用力喊道。
“黎小山!你给我出来!你不是说我若想学武便来寻你吗!黎小山!出来啊………出来啊……”
我在喊着喊着在山底哭了出来,我是雍不知人人觉得我不知,父亲说我不知,母亲说我不知,邻里说我不知。但是这些和以后发生的事只能算是九牛一毛了,后来我在红山与小侯爷谈论到小时候的事时小侯爷这样对我说的。
“雍不知,我知你什么都知道。所以不知,我断不会负了你”
而我确也只是笑笑。

我不知我哭了多久喊了多久,反正我现在是躺在一个竹屋里的。
“你醒了,喊了这么久我都替你累”
我看着眼前杏眼的女子。
“黎小山收我做徒弟吧,我什么都能做……”
“不急,你先养好了伤吧”
她见我起身,慌忙的让我躺下说要给我端药就出去了,我便四下观察这竹屋。竹屋设计的很简单一张床四扇窗,一张木头桌子上面摆了一个茶壶两个杯子,竹墙上挂着一件蓑衣和一个斗笠旁边放了一个木头漆成红色的柜子。窗外的鸟叽叽喳喳的叫着。我现在的心情好极了看什么都顺眼。

黎小山端着药走进来了。
“来,喝药。”
我看着黑乎乎的水,默默地咽了口口水我错了我现在心情差极了。
“能不喝吗!”
“不能!”
我话还没说,她掐着我的嘴就灌进去了,我一抬脖子好家伙全给咽了。这药果然苦我现在又开始烦这夜叉了。
“这药有调理身子的功能,等你伤好了就开始读书练武到那时候可比这苦多了”
说完她起身从柜子里拿出一套衣裙递给了我。
“没瘫痪,你自己换”

我看着她出去把门带上了,叹了口气。看着这套用锦缎和金丝织成的明黄的衣裙和外袍裙子上的绣着两个小仙鹤和一轮红红的太阳,外袍就是简单一层金丝。抬起疼痛不已的胳膊慢慢地褪下这满是布丁的粗布衣服缓缓的换上这套我卖了姐姐也买不起的衣服发现大小正合适。
“我换好了!进来吧”
黎小山过了一会子,推门进来了看了看坐在床上说。
“不枉提前我买的这身衣服,不知啊从现在开始,你我便是师徒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