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乐dmz🌴

常应常静常清静灵

尘烟江湖

第七章龚长山

“我的童年便是这样的了,后来你也知道我一直在山里”
我端起眼前的茶送到嘴边抿了一口,龚长山坐在对面一边看着棋的路数一边听着我讲述过去。
“我以为你没有家才去逛庙会的,谁知道你有!那你这十年回去看过吗”
我摇了摇头,看着龚长山这张虽然欠打但是还是很好看的脸,一双桃花的眸子眸子像含着水一般亮亮的,就算抿着嘴也是微笑。穿着一身用云锦织成的蓝色衣袍颈间还是那个用黄金和红玛瑙打成的长命锁,头发用和田玉和紫琉璃做成的发冠束起,手上拿了把折扇看起来富贵极了。
“还有一月你便要出师下山历练了,可想好去哪儿?”

龚长山出声打断了我观察的视线一双桃花眼盯着我,我抬手摸了摸脸把视线挪到棋盘上便说道。
“还没想好,我应该先回家一趟看看吧,之后的去路随缘咯”
“那你来侯府好不好,我带你逛逛京城!”
我点了点头斜着玩瞧他,趁他不注意偷偷挪了几步他的棋。
“我赢了!”
我抬着脸努着嘴的说道,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眼睛弯成了月牙展开折扇摇了摇憋着笑的说道。
“你赢了”
“我估摸着应该十五下山,衣物我已经我收拾好了,你得带着我去逛庙会”
“好!”

龚长山看着时候不早了便起身回侯爷府,他的师父与我师父黎小山认识,我七岁半入山九岁的时候来了一群人扬言要杀了师父,只是还未等他实现便已经死在师父剑下了。那日的夕阳格外的红称的山茶花更红了,没过几日便有一男子带着一小孩儿进山说是师父的朋友。这男子一头青丝散下穿着一身白衣手里拿着一把剑,这男子的脸平平无奇只是他浑身散发的气质让我觉得这男子像上仙。
“哎呀!是清平君啊快进快进,不知啊这是你师父的朋友李清平”
师父一脸笑意的从里屋走来出来向我解释,我对着这男子行了个礼便把这男子迎了进去,这男子身后的小孩儿便是龚长山。
“嘿你是那个逛庙会的小傻子!”
我翻了翻白眼没理他,继续向前走着只听见李清平小声的笑了我回头瞪着这师徒俩。
“你若是再说我傻,我就把你从这山上扔下去!”
李清平还未开口这龚长山自己就哈哈大笑起来。
“把我扔下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奥”
然后变脸似的冷漠的说奥,我气得咬牙扭头把他们带进里屋。

师父与李清平叙了两个时辰的旧,我与龚长山在外互掐了俩时辰。
“你给我起来!快点从我身上起来!你若是在不起来你信不信我………”
龚长山坐在我背上,我俩外面话还没说半句就打了起来奈何这憋犊子有剑而我只有一根竹枝,就这样我被他坐在身下。
“我记得你说过你的名字……嗯雍不知对不对!”
“啊啊啊啊啊啊你起来!”
兴许是师父与李清平觉得我俩太闹腾就从屋里走了出来抬脸就看见我俩这副模样,李清平用袖子掩着嘴笑了起来。
“小山,你何日下山”
“我说过了不出去了”
“好吧,我换个问法不知何日下山”
“应该是十七吧”
李清平点了点头,便向师父作了个揖就转身对着龚长山说走了,于是从这之后这龚长山就经常上山来这里,心情不好上山,师父领着上山,受委屈了上山……就连他家下人的母亲的表妹的女儿家的狗老死了都能成为他上山的理由!

直到很多年以后我才觉得原来他每天上山对于我来说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只不过他死了。

一个月过得很快,这天就是十五了。师父再三嘱咐我不要以为出师了就能任性妄为练武不是与人打架的,我瞧着师父这张十年不变的脸不住的点头点头在点头。
“衣服带了吗!”
“带了!三套银子也带了!龚长山让我下山去寻他您不用担心我没地方住,师父你就放心吧我绝不有辱师门”
黎小山点了点头,便挥挥手说下山吧。我向师父跪拜离去,转身脚尖一点便下山了我寻着以前的记忆回家看看,半个时辰不到我便到了以前常在这里洗衣服的河边休息了一会子便向家走去。

我走在村子里,村里的人不停地回头看我难道他们认出我来了?没一会儿我就走到了家门前,好像没什么变化门还是这个吱呀乱响的门推门的声音把屋里的人引了出来,走出来的是一个妇女头发已经有些白了面色有点黄身上穿着的还是粗布衣服头发用绳子绑着。
“你是?”
我站在原地还不知怎么开口时屋外就有一女子尖叫着喊道。
“这不是不知嘛!娘!是四妹啊”

我被这女子的声音吵的头疼,回头看她她端着水桶走了进来用她刚把完萝卜的手扯我的衣服。
“不知啊我是你三姐啊!呦,这十年你倒是过得挺自在的啊!瞧瞧这一身衣服这外袍还是云锦的呢”
母亲被三姐的声音引了过来,便也和三姐一起扯着我的衣服。
“这里衣是缎子吧,这手感还是绸缎呢”
我瞧着这一身衣袍硬生生被她们用泥巴给糊完了心里不住的可惜,这还是龚长山送我的十五礼物呢这样的好的衣服被弄成这样,哎!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