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乐dmz🌴

因为我早已熟悉那一切,熟悉那些,上午,下午和黄昏。

尘烟江湖

第九章   开始

我稍微用力的把衣服从她们手中拽出来看着她们的样子多年的仇恨突然就像泄了气得气球一样,还没开口院外就开始闹闹哄哄的说什么拜见。
“我就想到你会在这儿,所以就想着来看看果然真在”
龚长山迎着村里人的跪拜板着脸走了进来,还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只不过腰间别着他身份的象征侯爷府的玉佩。
“你怎会找到这来,我说过会去找你的”
“我等不及!便来寻你了”

我并没有向父亲他们寻仇,往后的日子里也没回去过只知他们因为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死了。

“长山,我们走吧我不想呆在这里了”
龚长山楞了一下兴许我没有这么认真的叫过他吧,便很认真的点头说好。
“走!你要去哪儿!你过得到是快活我看你现在这么滋润银子肯定不少吧,拿来给哥哥花花呗一女子带这么多钱干嘛”
只听声音就知道是我那大哥回来了,一身酒气十指断了三个一嘴的黄牙努着嘴。
“不知啊,你身上有钱对吧……那就救救你哥哥嘛,替他还还钱吧………不知啊你父亲三年前走了啊!你二姐嫁出去就一直没回来你你看看你大姐的脸!不知啊帮帮我们吧!”
我看着母亲现在佝偻的背颤抖的双手不知该放在哪里便揪着自己的衣服眼睛含着泪低着头小心翼翼的抬眼瞧着我说。
我并没有回答她们,龚长山伸出手把我拉走了。
“你若是不给!我就去找人弄死你!”
“京城龚侯府等你的人来,若是不来。我弄死你!”
龚长山冷着脸,眼睛里的杀气瞬间露出。
“儿啊,别闹了侯府啊这是要杀脑袋的”
大哥一听是侯府头一缩大气不敢喘一下,转身嘟嘟囔囔的进了里屋,龚长山便直接拽着我走出了院子我回头看着这个和十年前如出一辙的院子只是更加破了,屋顶漏了就用稻草补着直到漏的不能在补院里以前的种的黄瓜和西红柿败了,长出的杂草盖过了围栏。

“别看了,走吧”
我回头看着龚长山,心里不停地叹息。兴许是我沉默的太久了龚长山受不住了。
“你若是难受可以哭出来”
“长山,人啊就是这样以前觉得我傻现在这些觉得我傻的聪明人开始问傻子要钱了!哈哈哈哈哈哈”
我笑的上气不接下气,龚长山就一直拉着我走到马车跟前。
“雍姑娘,上车吧”
从马车里下来一女子,穿着粉蓝的衣裙腰间用白色锦缎束着锦缎里别了个荷花的荷包。头发用发簪和钿花别起,耳朵带了个红豆磨的耳坠对着我行了个礼。
“以后这就是照顾你起居的下人,你叫她莘深就行”
龚长山对我介绍完就弯腰进了马车,我上下瞧了一眼也弯腰进去了。

“你进了侯府不用在意母亲和祖母她们,现在龚家是我做主了,你住进去便按自己的喜好来。若是有人欺你就用自己的法子治他们不用在乎龚家那些不想干的人,还有师父已经一月前就开始念叨你了你可得去好好看……”
“你得记得带我去庙会!”
我突然打断他的絮絮叨叨,这让他很不开心的鼓着脸瞪着眼睛我。

“家主雍不知已经下山与龚家侯爷汇合了”
坐在美人塌上的男子听声挑了一下眉挥手让身边的下人退下,缓缓的睁开眼睛随手端了一杯茶放在鼻下闻了闻低低的开口道。
“得安,你怎么看”
迎声从屏风后走出来一个青袍男子只是这张脸妖孽的不像话,得安抬手拢了拢头发妖孽的抚着脸开口。
“你又何必在问我,黎小山早晚会让她下山只是提前而已。既然让龚家抢了先那就让李清平先做这个大我们不急难不成王兄你等不及了?”
男子听了得安的话随后抿了一口茶,便放入旁边的桌子上杯底碰到桌子发出清脆的声音。
“都等了十年这点耐心还是有的。传令让京城的人引李清平出手我看朝廷的人还能忍多久”
得安慢慢地走过去坐在王依山下面的椅子上伸手拿了个橘子边剥边说。
“你说,这梧秋仙子黎小山为何不自己下山而让她徒弟下来”
“以前便有传闻说道江湖的梧秋仙子身似杨柳貌相倾城,但这梧秋从不收徒甚至还把前来拜师的人给杀了”
得安耸了一下肩,用带粉的指尖把橘子送入嘴里。
“就因为这样这黎小山与许多江湖中人结下了梁子?”
王依山摇了摇头,眼睛垂下看着桌子上的茶杯许久突然的轻声笑了一下开口道。
“得安,你从谷中出来没多久可能不知道,当年的黎小山就是因为做了出头鸟才落得如此下场”
“朝廷和武林怎会容忍一个对自己有这重大威胁的人存在,就算黎小山进了山与世隔绝那又怎样她的徒弟还是出来了,就算朝廷与武林无动于衷其他人也不会让雍不知置之度外。龚家只是雍不知与李清平的一颗棋不仔细点来说龚家与李清平是雍不知的替死鬼而已”
王依山抬眼瞧着这个妖孽的得安,冷笑了一下起身抬手捏了捏他的脸便突然温柔的开口。
“可怜的不是龚家与李清平而是雍不知,她连自己要做什么都不知道就出来了想想以后龚家灭在了她的手上我就忍不住想笑而得安啊!你的任务就是去借雍不知的手杀了龚长山啊”
说完便转身走出房间只留得安一人在这个烟雾缭绕的屋内呆坐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