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乐dmz🌴

因为我早已熟悉那一切,熟悉那些,上午,下午和黄昏。

尘烟江湖

第十章 钟无非

泰山山脚之下近日喧嚣不绝,商人们最擅长把握时机在山脚下临时搭了不少棚子。不过平日里江湖上最富盛名的几家客栈在这里早早的买下了门面,只等一年一度的江湖大会。澹台尘烟手持骨笛带着尘随手进了家客栈坐下。
“赶了这么多天路,倒也辛苦。还有三日便是武林大会召开之日,这两天你在这客栈里好好休息,养精蓄锐。”
“你倒是关心我。”尘笑着打趣澹台,不知为何,他总觉得那日澹台尘烟露出的小女儿情怀比她现在这样冷淡的模样好看的多。因此,每每说话的时候总要逗上她一两句。
“比起你,我更关心三日后你的排名。你可知我为何要选在这家客栈?”澹台尘烟素来知道他这个性子,倒是习以为常也不理会他。
“哦?不是因为这家客栈是钟家开的?”三大家族虽早在江湖上的家底无人可超越,但总不会有人跟钱过不去的。澹台尘烟在澹台家的时候也接触过些这样的事情,不过相比下来楚家以药毒为主,钟家以客栈酒楼为主,澹台家族则以暗杀培育死侍为主。三大家族互不相干倒也平安无事。
“确实如此,再过一会儿钟家的人便该到了”澹台尘烟喊来跑堂,照着两人的口味点了些饭菜。又让那小二去楼上收拾两间天字号客房,待到餐后,好上去休息。

两人饭毕,澹台尘烟要了两盏碧螺春。两人饮茶谈话不知不觉竟过了许久,待到两人都有些疲惫的时候已经是未时一刻。客栈伙计领着两人上楼前往自己的房间,澹台尘烟刚刚坐下就听着门口的敲门声。澹台尘烟开门,只见来人顾盼神飞,剑眉星目,身形颀长,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白,皮肤白皙宛若凝脂。少年身穿彩金绣边白衣,脚踩芙蓉富贵金丝履,手持一白扇上画着天地山水,翩翩少年,笑的温柔和雅,向澹台尘烟虚虚行得一礼。眼里有藏不住的深情与落寞,让人觉得他像是在看自己的爱人,但又不是。
“云君,好久不见。不知近日如何?”少年开口询问,如脉脉春风让人如杨柳拂面。
“尚可。云君自出谷以来未曾去无非兄长府上拜访,既不知无非兄长近况,也不知道钟伯伯身体如何,实属云君的过错”澹台尘烟语句中也带有些笑意,她父亲钟辰是钟家长一辈她自幼便于钟家兄妹交好。如今与尘做这个交易,她也是有算计在此。“还请无非兄长进来小坐片刻”澹台尘烟欠了欠身,让钟无非进来。
钟无非踏进客房,眼角间四下一瞥向澹台尘烟笑的有些凄惨。“我的近况……云君你也知道,自从你姊姊走后,我何来欢颜?若不是近日听下面的人说,你来了此处……若不是为了见你,我也不会出来。世人皆说,荣华富贵求不得。我呢?我这是恨不得散尽身外物,陪她去地下走一遭。”钟无非说着,眼泪便掉了下来。他对澹台云青对了心,只可惜佳人已去,万般凄凉怨苦只由他一人尝。
澹台尘烟为钟无非倒了一盏茶递过去,美人泣泪,我见犹怜。澹台尘烟不禁私心想着:这钟尘钟无非兄弟俩虽都端的住倾国倾城的容貌,只不过钟无非一身白衣潇洒飘逸,公子如玉;那钟尘一曲红衣殃国风流倜傥,妍姿妖艳。果真美色误人。
“有时候我也在想,若是云青还在。就算她仍是要与楚南结亲,我也不在去扰她。她本应该寻得良辰吉日为自己做一身嫁衣,聘礼络绎不绝占了几条街。楚南骑着青骢马配流苏金镂鞍,跨过两条街去迎娶她的……我宁愿她活着,我还能凭借着关系去讨一杯喜酒……我宁愿她活着……”钟无非没接过那杯茶,白扇半合着放在腿上。他痴痴的看着澹台尘烟,目光随着澹台尘烟的脸上仿佛探出来她姊姊。
“钟无非。”澹台尘烟低声唤了遍他的名字,她与澹台云青一母同胞长相极为相似,如今钟无非这样她自然是知道缘由的。他爱着她的姊姊澹台云青,却爱而不得。然而澹台云青从始自终眼里也就只有楚南,那个楚家的庶子在澹台云青去后如今却要迎娶钟家二小姐钟昕。
钟无非回过神带着歉意的对澹台尘烟勉强笑了一下,低下头脸庞清泪未干。他站起身,礼道:“今日是我太过唐突了,云君你且不要在意。这几日你若是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我,我这会儿有些不舒服先一步。”
“云君知道。还请无非兄长保重身体”澹台尘烟前走两步,送钟无非离开。
澹台尘烟送走钟无非之后,看时辰还早有些无所事事。她站在窗口,向下看行人来往低头思索着刚刚钟无非说得话‘若是澹台云青还在……’若是姊姊还在,那么与尘的交易可真真是简单,澹台尘烟突然有了些眉目。

只可惜钟无非与澹台尘烟面前哭了一场,说了一场,对澹台尘烟而言没有什么区别。她自幼习骨舞之术,与死人枯骨打交道哪有什么人心。就连她出谷一事,也是因为无心无情武功无法再精进被鬼谷子劝出谷而已。


微博:左桐  晋江:正经嫖客同好会 犀牛:三山

评论